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20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44章 红棕
作者:开水豆腐| 字数:2499| 更新时间:2021年07月22日

去或者不去,我都没有决定,既然老猫等人要去,我就得问问,去的理由是什么,说不出来,我就不去了,就在这里待着,有酒有肉,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。

书生是三棍子砸不出一个屁来,问了半天,一句话也不说,我干着急没办法。

老猫知道我着急,就是不说,我气的在一旁抽烟不说话,心想你们就憋着吧,我他妈不问了!

反正一线天我是不会去,他们要去就去,我他妈不管。

我得回头,去找我爹去,那片山我最熟悉,我爹最不济,也是在那片山里头,实在不行,我就直接去找冯清,我就不信,我找不到我爹。

戈壁小村庄里白天热,晚上冷,昨天来的时候浑身凉,现在太阳到头顶,照得我心烦,所为早穿棉袄午穿纱,就是这个意思。

沙依巴克回来了,带了半车西瓜,给我扔了一个,我用匕首切开就啃,沙依巴克说:“他们说,你懂狗吗?”

我一愣。

是啊,我懂,略懂。

沙依巴克说:“我儿子嘛,也懂。”

我心说,你是把我当你儿子了,但我也不吃亏,他岁数大,我还算占了点便宜。

我还想,这一次去一线天,没有狗可不行,紫金麒麟在墓穴里没出来,我们得准备一条,好的坏的,先备上,万一需要,到时候两眼一抹黑,干着急没办法。

吃了半个西瓜,来了几个人,一来看见我们几个陌生人,略显诧异,然后进来,喊沙依巴克老头子,问狗在哪。

我心想,有人惹事来了。

我没多问,一边吃着西瓜一边看,问沙依巴克需要不需要我帮忙,老沙依说:“你嘛,继续吃,没事!”

那几个人穿着花衬衫,一看就不是好人,进来之后像贼一样,先是瞄了一眼楚悠然,然后才进屋子瞧了一眼,出来后,似乎什么看见他们想要的东西,又去喊沙依巴克。

几人嘴里不太干净,我看得心烦,上前问:“你们是什么人?来找什么?”

几人斜眼瞄着我:“没你的事,一边去。”

我心头火起,看老猫没过来,书生倒是过来了,手里拿着扳手,楚悠然退后一步,看来是给书生让出位置来。

几个人瞧着阵势是要打架,变得客气了点,问沙依巴克:“红棕呢?”

红棕?

我心头一怔。

这里还有红棕?

红棕是一种狗,以前和我爹在昆明见到过一次,通体毛发发红,眼是绿色的,因此也叫宝石绿,专门是针对它的眼睛而叫出来的称呼。

这种狗体型特别大,和小牛犊子一样,不算凶猛,但是极其聪明,传说能够算出一百以内加减法,我是没亲眼所见,但是这传言不见得就是假的。

很多人想要弄一条红棕,但是很难找到,一百条狗里面出不了一条,很多人把狗毛染成红色的去卖,一条二十多万,但是识货的人通过狗眼就能判断出来真假。

以前狗市上的买卖多是被人炒作出来的,但有些狗市不一样。

有些狗市里的狗那是正儿八经的行货,都是从山里找来的野狗驯化而成,有些是和狼群在一块的,比如紫金麒麟和墨狼,另外还有狈。

我家祖传相犬,犬能通风水,所以红棕也是,但是红棕是靠聪明取胜,对于风水并不是很在行,但是关键时刻,它能和人一样,把人带出险境,极其牛掰。

沙依巴克老爹家里竟然有红棕?

这倒是让我有点惊讶。

老猫听说有红棕,也过来了,手里提着个油斗,楚悠然拿着银针守住了门口,这几个人有点慌。

他们是四个人,为首的三十来岁,叼着烟,像他娘的二百五,沙依巴克老爹见他问红棕,就说:“进山了,永远不回来了,你们永远也别想得到!”

“胡说!一个星期前我还看见它!是不是你儿子带着狗去一线天了?”

我一听,又是一线天,看来这一线天里果然有事。

沙依巴克老爹没打算再说下去,这人也知道我们不好惹,以为是沙依巴克老爹带来的帮手,干脆换个战略。

“我们用别的狗和你换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沙依巴克老爹干脆拒绝,这几人见状,知道不是五大三粗的书生的对手,干脆放弃,先离开了,走的时候,眼神不对。

因为我们听见了红棕,本来打算中午吃过午饭就去一线天的想法也暂时放放,先问清楚红棕到底在哪。

沙依巴克老爹不太想说,叫我们先吃饭,他老婆子做好了拉条子,我们吃完了之后,我就在寻思着接下来该怎么问,要是真能弄到,花点钱也是值得的。

关键问题是,沙依巴克老爹就是不说。

老猫说:“车还有问题,我再去看看,电瓶好想没电了。”

老猫这是在为我拖延时间,我没多说,书生又去和老猫捣鼓车,楚悠然陪着我,我说话的时候,他能帮帮我。沙依巴克老爹也知道我想问红棕,故意避开我,我也不好问,就这样,一直拖延到了晚上。

吃完了饭,我心想既然人家不说,我们也不好问,问了就和那四个人没什么区别,于是和老猫及书生说:“走吧,别问了,可遇而不可求。”

晚风吹过来,一阵凉,天上繁星闪烁,夜太寂静了。

我心想,若不是我爹突然出了事,我还真就在那个小山村里过一辈子,想一想,也不知道裴静怡现在怎么样了。

裴静怡是我在小山村里认识的女孩子,长得漂亮,身材高挑,长发飘飘,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型,若是将来能把她娶回家,是我三生有幸。

裴静怡其实也喜欢我,我看得出来,我们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坐是屋顶上看天。

小山村的屋顶可以用梯子上去,坐在上面,无人打扰,再有美人相伴,简直是另有一番滋味。

可惜,我现在不在小山村里,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。

巧了,沙依巴克家有电话,就在客厅里,我摸起来,打了一个过去,没人接,放弃了。

我想,现在的裴静怡也不知道是否在想我,但是现在想这个有点那啥,就没多想,突然,我闻到了一股焦味。

再一看,沙依巴克家后院起火了!

沙依巴克家后院都是用尼龙布盖起来的防晒网,火一起,烧得满天通红,人根本救不了,又连带着把周围邻居全都烧了起来,沙依巴克老爹从屋子里冲出来,大喊胡大,但是没用,火烧得越来越大,不大一会儿,火就把整个屋子都点燃了。

“谁他妈放的火?”

老猫从屋子内冲出来,大喊。

我说:“别问,肯定是白天来的那几个人!”

我让书生赶紧帮着把沙依巴克家的东西能抢的都抢出来,但是最终也没抢出来几件,楚悠然身上被烫到了一块,冒出了火泡,我看得肉疼,心想若是让我碰见那几个人,我他妈非弄死他们!

大火烧起后,眼见着已经救不了,赶紧想办法把火势控制住,烧掉的就别管了。

书生弄来了水,浇灭了向外冒的火,忙碌了一整夜,天放亮的时候,才把火控制住,但沙依巴克家还有另外十来户人家,全完。

沙依巴克的老婆子也在大火中被烧伤,送到医院的路上死了。

沙依巴克只剩孤家寡人一个,坐在废墟前唉声叹气,昨天晚上买来的西瓜还在,但都落了灰,我拿了几个放在车上,对沙依巴克老爹说:“上车吧,我们去一线天!”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