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微软雅黑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20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48章 不过是罢朝三日
作者:本色农民| 字数:2609| 更新时间:2021年07月22日

是啊,四十年,人生又能有几个四十年呢。

在这个年头,男人过了四十岁就能自称老夫的。

许多人甚至还没有活到这个年头就死了的,四十年,对于许多人来说,可能就是他们的一生了。

一听说这个老兵离开长安四十年了,也不管他是从哪里来的,两个小兵立即肃然起敬起来:“老人家,既然是郭令公的家人,那请这边请。“

郭子兴鼻子哼了哼,对于这样的礼遇,似乎见怪不怪。

连带着后面的哈吉等人,听说是跟郭子兴一道来的,也顺利的进了城。

听着马蹄声清脆的叩响长安城中的青石路面,哈吉格外的紧张。

虽然长安的人未必知道这是什么,但他终究是偷了人家的马蹄铁,心里还是心虚的。若是大唐的官兵以偷盗罪把他抓起来,他就算是有理也说不清,更何况,他是没理的。

然而,虽然他的马蹄声和别的马蹄声不一样,最多也只是让路过听到的人,偶然间抬起头看了一眼,人家便继续赶路去了。

长安城,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繁华,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庞大,一眼望不到边的城墙和人流,让哈吉眼花缭乱了,但他仍紧张的盯着马蹄,生怕马儿一时失惊,惊到了城中的贵人。

然而,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哈吉也渐渐感到了有些不对来。

此时的长安城,虽然异常繁华,但就象穿着一件锦衣的行将就木的老人一样。

可能有过光荣的过去,但是这个老者也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。

就算有风刮过他的头顶,这个老者也只是微微的抬起眼皮,然后,马上又会搭起眼皮,继续昏昏入睡了。

他开始有点同情半路上遇到的那群唐人来,对于那群唐人的梦想,更是感到好笑。当他们的都城都昏睡如此了,几千里之外的他们,还只有几百的人马,能弄出什么动静来?

不过,他还是要感谢这些唐人,就比如那个郭老爷子,他不过是顺路把人家捎来而己,这老头子就一路上和他介绍了诸多长安城的故事,尽管是四十多年前的故事,可如今看来,老爷子并没有吹牛。

也或许是卖了老爷子的面子,他们这么大的车队,居然畅通无阻的入了城。

郭子兴入城后,立即有机灵的小伙子,跑到郭府报信去了。

郭子兴陪着走了一段路,帮他找到了大客栈,又告诉了他东西两坊的位置,就看到一群衣着光鲜的家丁找来了,将郭子兴簇拥着离开了。

哈吉不得不确认,郭子兴还真的是大户人家的人,怪不得他的面子这么大。可是,他也疑惑了,既然郭家家势这么大,他们家的子弟,为何会流落到那么贫穷落后的地方去。

且不说哈吉胡思乱想,如何想着在长安好好的赚上一笔钱,且说郭子兴跟着郭府的家丁们,一路上看着有些熟悉的街市,忍不住感概万千。

“你告诉我,老令公死了多少年了,现在家里当家的是谁,”终于感概完了,郭子兴想到了正事,揪着一个年轻的家丁问道。

“禀老爷子知道,老令公死了怕有快三十年了吧,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呢,哪能知道呢。附马也不在了,走了快十年了,不过公主还在,家里现在当家的,是老令公的孙子锐公,你到家了就知道了。”年轻的家丁苦笑着解释。

“小暖子也不在了,家里的老人都不在了吗,”郭子兴追问道。

“不在了,附马那一代的兄弟,也在这几年先后去世了,老爷子知道的,这些年兵荒马乱的,能活下来的都不容易啊,”家丁伤感地说道。

不说别的,就长安都城,这些年都数度被异族的铁骑叩关,可是,郭子兴不知道,他们远在安西,还以为朝廷会腾出手来相助他们呢。

“小暖子都不在了,就剩下我这个老不死的了吗?”郭子兴悲怆的吼道。

那可是大唐的附马爷,公主仍然在世,家丁可不敢乱说话,只有将头扭到一边,装作没有听到。

你没有听错,对的,老爷子所说的小暖子,就是醉打金枝的那位郭暖。对当今的附马都敢如此称呼,可见得这个老爷子辈份不低,毕竟,虽然不是亲的,但也是郭子仪那一代的人了。

郭子仪一路上享受郭家人的各种尊重,胡二林却是无处可去,只能紧跟在郭子兴的后面。

虽然他是小宁国公主的护卫,可是这小宁国公主,也只是他们自己称呼的而己,大唐从来没有给过人家公主的名份,就更不会给自己什么礼遇了。

曾经的荥王也早已经死去,只怕小宁国公主的兄弟也都不在人世了,现在还有谁能记住胡二林这样的人呢,现在,他唯有紧跟在郭子兴的身后,或许,能通过郭家人,让这朝堂上的人们,明白小宁国公主曾经吃过的苦,让他们知道,一个弱女子为了大唐的和平,曾经付出过怎样的牺牲。

虽然郭鑫曾经和他说过,这种牺牲越证明某些男人的懦弱和不要脸,可牺牲了就是牺牲了,可是,该怎样让世人看到他们的付出和牺牲呢?

郭子兴被风风光光的簇拥着入了城。

就算他只是郭家的一个仆人,可论起辈份来,他却是和郭子仪一代的人,年纪摆在这里,又是陪同郭昕出过塞的老人,他理应受到这种礼遇。

如今郭家当家的,乃是郭令公的长孙郭曜,不过,郭子兴却被迎入了升平公主府。

虽然郭暖不是嫡长子,但他媳妇是大唐的公主,代宗的女儿德宗的妹子,当今皇帝的姑奶奶,所以,郭暖这一系的,也跟着水涨船高起来。

升平公主此时也已经是风烛残年了,听说郭子兴回来,挣扎着颤微微的迎了上来。虽然时隔四十年,还能记得当初的模样,看到郭子兴布满皱纹的脸,升平公主两行老泪也涌了出来,泣道:“叔叔,你们还活着,你们还活着,这些年,你们还好吧。”

“就剩下我了,其它人,都没了,”郭子兴一声长叹。

接下来,简短的将郭昕及郭鑫等人的经历说了一遍,而且,还着重的介绍了郭昕之子郭鑫的经历。

郭鑫对大唐痛斥大唐以公主换和平的说法,郭子兴也隐隐提了句。他郭子兴已经要死的人了,不怕得罪当今皇帝。

至于郭鑫?他也无所谓了,他们现在不是怕的朝廷加罪于郭鑫,只要朝廷敢派人去安西,去看看那里有多苦,就够了。

“这可怜的孩子,让他受苦了,你放心,虽然我老得走不动了,可就算是爬,我也要爬到宫里去,让当今陛下知道,我们老郭家,为了大唐吃过多少苦,流过多少血和汗。”

是的,就算是李家的公主,升平公主也是郭家的人,她也以郭家子孙为荣,哪怕郭鑫名义上只是她的侄子而己,站在郭家人的儿媳妇的立场上,她必须要维护郭家人的利益。

且不说长安城里,郭子兴和一家人的抱头痛哭,此时,几千里外的龟兹,已经完全进入了冬天。

牛羊也很少出去吃草了,人们也不再那么忙碌了,大家三三两两的围在煤炉子旁边,除了必要的活动外,他们尽量的避量活动。

天地之间,也似乎突然间变得静了下来。

“也不知道,郭老爷子见到了陛下了没有,“崔凯伸了个懒腰道。

“见到了又能如何呢,你信不信,就算见到了陛下,他除了会罢朝三天外,该嫁公主的时候,他一点都不会含糊。”郭鑫冷笑道。

“郭兄,你怎么知道的?”崔凯好奇的问道。

“你忘记了,林锋送哈吉离开的时候,路上遇到的那群人么?大唐的公主,真的不值钱啊。”郭鑫鼻子里一声轻哼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